骚粉竟然会孙子兵法了

      文杰闭上敱了嘴,安静地捡了只大个的龙虾,细细地剥好皮。

      秦芬又白了他一眼,结果就看到文杰把穄剥好的龙虾肉放在了她的盘子里。

      哦,这还差不多。秦芬的脸色缓和的一些⻒。

      “现在可以说了吧!”

      秦芬小心翼翼地把文杰剥好的大个龙虾送到嘴边,一小口一小口优雅地咬着。

      文杰坐在对面看的心焦,不住的扫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栂 终于秦芬手里迶的龙虾快吃完了,看着秦芬缓缓的开口讲话,文杰一阵激动。

      “再来一只!”

      噗……

      文杰快气吐血了!

      ꄸ 来来回回ᘗ剥了几只虾,秦芬终于折腾够了,起身㬖走䤩向收银台。

      文杰看了账单直咋舌,两个人点了蒜蓉和香ꡢ辣两份小龙ҙ虾,要一千多大洋?

      两杯椰汁也要一百六十大洋。

      还真是挺긷贵的。

      “你要发票吗?”秦芬手机支付诤后,随口问文杰。

      秽“我……我不要发票”文杰笑了笑说,“你要是可以报销……呃,算了,你也不想活了,还报什么销啊。”

      秦芬习惯了文杰奇葩的讲话方式,只是嗤笑一声,没有辩解。

      两人在收银员面前你一言我一语,听的收银员脸都青了。现在都流行这样打情骂俏了吗?

      欣赏不来,欣赏不来啊!

      끏文杰随着秦芬出了龙大饭店,沁晚风徐徐,空气里都是美食的味道。

      鬼街是M市夜生活齾最繁华的地段之一,这里的店铺都是通宵开张的。

      亮都酒吧一条街,和东区をcoco迪厅那边的时尚男女,玩痛嫬快了就来这边吃饭。

      美食一条街后身还有各类高档的足疗按摩덼和酒店服务。

      文杰听白宇说起过,自己可没去过。那边的消费文杰一个月工资撑不过翐一个晚上。煆

       秦芬顺着鬼街灯火通明的街道一路朝西走,文㭁杰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只是安静地跟着。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ꎿ,一条幽静的小湖映入眼帘,沿岸错落地点缀了一家家酒馆。

      펿 酒馆的门前彩灯摇曳,灯火映照在湖水里,让夜色显得温柔宁静,雅致而温馨。

      这……应该也是一条酒吧街,只是湖水轻鵺柔灵动,音乐婉໾转舒缓,空气中流淌着浓浓地文艺气息。

      与那些歌舞升平,灯红酒绿的传统酒吧有着明显的区别。

      株 妣这里倒是蛮符合秦芬的气质,看来她经常来这里。

      “fl这里…዇…”文杰想开口问这地方叫什么?

      “这里叫泛海。“秦芬挤兑文杰道,”这里比刚刚吃饭的地方还贵,一瓶酒要四五百。”

      这个毒舌的女人,莫不是刚刚那顿饭,要被她时时挂在嘴边了。文杰连忙说:

      “等我ꌷ有钱了,我也请你吃一次龙大,现在先欠着。” ℛ

      秦芬有点好笑⍈:谁让他回请餳了?

      她今天必须苸投湖自杀,明天她的死讯必须见报,不然被扔湖里的䱹就是她女儿樇。

      她还有命等着文杰有钱了回请一顿小龙虾?

      看着信誓旦旦的文杰,她有一瞬间的恍惚,自己年轻的时候誽何尝不是要晋升,要高薪,要社会地位……

      ഇ要཭这要那,到头来才发ᗿ现自己连普通人的寻常日子都过不上。

      有钱笴了…瀂…呵呵,现在听来多荒谬可笑。

      龝什么以后,什么来日方长,什么肾我有钱了如何如何…ᏹ…

      㣆 走到她这一步,才真正明白了,别等什么来日⮀方长,想做什么现在就要去。

      错过了可就真是错过了!

      “你心里有喜欢的女孩子啊,你就抓紧去见她……”

      秦芬叹着气说道,“不֞然啊,怕是等你准뼗备好了去见她룋,她等㽟久了也就不想见你了。”

      说来说去总要把话题绕道他身上,文杰算是领教到了秦芬的厉害。

      ㆺ “说吧……说林雨菲怎么死的?”文杰才不会重ﯬ她끺的道道。

      这是一处不会被惊扰恅的地方,文杰讲话癤也不再有什么顾虑了。

      “来支몈烟!”秦芬朝文杰伸爌过手来,摊开,勾了勾手指。

      玉白柔软的无名指上套着一颗大号钻戒,钻戒上镶嵌的钻石在黑暗中闪着剔透的光泽烴,很是耀眼。

      文杰对珠宝首饰⸍的没有概念,他递给秦젅芬一颗烟,帮她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吞吐着坐在秦芬猎身旁。

      “林雨菲他们三个人是同ᇤ班同学,䇈当时应该是意外还是关小南,许末恶作剧啊……起因不清楚了,反正林雨菲淹死了。”

      “当时人是淹死在校园后面的水池곾子,两个孩子吓傻了。

      王刚当时是M市六中的教导主任,他在办公室看到这一幕,当时教委正在正在评选教学示范学校,他靆怕人死在校园里,社会影响太大,决定隐瞒这个事情。

      他让许末,关小南和另一个女同学放学去运河公园的人工湖玩。而他等天黑了偷偷把林雨菲尸体扔进那个人工湖里。”

      警察调查的时候他们三个做了伪证,说是三个人在湖边玩的时候,林雨菲失足落水溺死了。”

      秦芬停了下来,把烟送到嘴边优雅的吸了一口,朝着文杰吐出一个烟圈。

      ߆文杰盯着烟圈看了一会儿,直到烟圈飘散在空气中。

      “林雨菲的父亲,也就是林涛,他不相信自己女儿会在人工湖溺水。

      他说女儿水性很好,不可能溺水,肯定是被人害了。

      他朝教委举ʔ报,向㜢警局举报,还找来ᕤ了记者曝光。”宠

      “那个举报信送到了我手里……”秦芬说着垂下了眼膜,眼眶渐渐温润了。

      “校长也打电话给我,意思是我也是从M市六中出去的,这个时候不能坐视不理,胋能帮要帮一把,况且都是教育体系的,六中栽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文杰暗暗忖度着秦芬的话,总觉得逻辑上有点说不通,真的只是出于六中和教育体系的声誉考虑?

      秦芬跟之前学校的领▮导钕,跟教委的领导就纯粹是上下级的关系?

      쑍 那为何那么多优秀的老师,只有她平步青云被调入教委。 鐞

      “然后沈我动用了人脉关系,把教委ꧡ和警局的举报给压了下去。”

      秦芬说着说着没了声音,默默地吞云吐ឭ雾着。 ꉼ

      狋“溺水发生在哪一天?说具体时间。”文杰问到。

      “2017年ᦦ6月2ﰶ1日”秦芬回答的干脆利落,似乎这个时间是䱘印灺在脑袋里的,不用刻意回忆ê张口就来。

      五天后,也就是6月26日我收到了林涛的举报信。ᰁ

      ᱓ 哦,文杰暗暗吃了一惊。

      两年前的今天!

      也就是说,今天是林雨菲溺水两周年祭日。

      秦芬៙说出这个时间点之后,系统出现了提示【是否启用灵魂补丁】

      【启用】

      씂一瞬间,秦芬面前的文杰消失了。

      秦芬揉了揉眼睛,看到刚刚文杰这个大活人还坐在这里呢,突然凭空消失了。

      ꛇ她冷笑一声,看了看手机,距离午夜12点还有两个半小时。她信步朝泛海的主路走去。

      陳准备打个出租车回人工湖。

      文杰眼前出现了另一个画面,秦芬手里拿着举报끟信,点着火机准备烧了。

      秦芬一䍀身白色的职业套裙,脸上画着精致的妆……文杰也来不及细看,反正很美就是了。

      他直接扑过去,抢走了秦芬手里的举报信。把举报信直接送到教育部部长的办公室,看到部长办公室坐着一位严肃的中年男人,文蓅杰把举报信递给他。

      “M市六中林雨菲被两个同学溺死,这个事情不要企图压下来,应该让警方将凶手绳之于法,不然这案件相关人都会被林雨菲的父亲林涛溺死。”

      文杰说完这一串⻳话,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䟅,转身离开。

      他回到了秦芬的办公室,秦彔芬正脸色惨白地在打电话,他走过去按断电话。

      쾽 “电话打给谁?你想通过人脉붪关系给查案警察施压吗?

      M市六中林雨菲的溺水案别企图隐瞒,否则两年后林雨菲的父亲林涛就会逼你跳河。

      你不跳河,他就会把你14岁的女儿溺死扔进湖里。”

      【投放人生轨迹修正补ᵒ丁】

      【补丁投放成功】

      …… 鸩

      东区警局,曹警官看着林涛的认罪状。

      “你为何第一个杀王刚?而不是许末和关小南?”

      林涛神色痛苦,眸光里泛起点点泪光:“他欺凌我女儿。”돲

      “有证据吗?”曹警官听了也是一惊,这是卷宗里根本没有提及的。 徱

      “没有,但是我女儿跟我提起过,说教导处主任体罚学生,别人也被体罚过。

      我以为真的是体罚,所以没当回事。

      直到菲菲出事了,看到菲菲的尸体很明显生前被……虐待过。

      听说警察还让王刚做了笔录,他肯定跟这案子有牵连。

      这才想明白所为的体罚是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