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低头玉冠会掉

      毕ଁ竟靠近十字路口,赖家的大门终究还是不敢逾制,广亮门不用想,也就是个金柱大门。

      此时门前,铁佛带着十来二十个手持棍棒的拎打手正在“赖宅”的匾额下叫门,外面围了一圈又䬬一圈的吃瓜群众儏。

       国人喜欢看热闹的习惯由来已久。反正不过是路人而已,这家人还能寻ᆚ仇3ꋰ不成?这些找事儿的既然敢光明正大地来,那贈就巴不得看热闹的自然是越多越好。쇑

      眼看叫门不管用,铁佛也有点不耐汝烦了,随手ꋉ指呰了几个打手,“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上去砸门!”

      几个打手觉得叫门是娘们儿干的,叫多了脸上挂不住,ㄇ砸门多好啊,这才是爷们该干的耨事。

      “头儿瞧好吧,小的们正好手痒痒了,就拿它插来松松筋骨!个驴肏的!”

      “少他娘的废话,快点上!”

      几个打手只带了一个大锤子,其他人只好到一边搬起石头覸、砖头,狠狠地朝赖家Ꮃ的大门귙砸去!

      “嘭!嘭!嘭......”

      一声又一声的砸门声伴随着ྸ叫骂声,回荡在퀻街道上。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窃窃私语声,往来人的奔讎走脚步声쪟,代替了原本的叫卖声。

       赖家的大戏刚刚拉开大幕粑,这家店的小二就来上菜了,一样不ę少。

      “几位爷慢用,有什么事再叫小㝀的来,随时恭候。”说完就要走了。

      뎎 “哎,先不忙走。”寺潭叶一边斟酒,一边叫住了他。

      “大爷还有什么事?”小二有些不解,他还忙着呢。

      “我们是西直门那边的끒路过,想问问你,那儿是怎么回事?”寺潭叶指了指赖家大门口说道懌。

      小二一听,就笑道:“原来是这事啊!小的也ీ不知道,这不是刚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嘛,没来咇得及打听。”

      “是不是这户人家惹堁了事?”寺䕳潭叶吃梨着牛肉,装模作样地汔问道。

      小二闻言,顿时来了兴致,说道:“几位爷果然不是这儿的,要说这ꓖ户人家,确实了不得,那是一门两国公,宁荣二府的管家。都说宰相门前三品官,可不是嘛,平日里一般人都不敢惹,如今不知怎么着了。”

      “噢?那确实是个厉害的角儿!飽看看是家底厚实了。”寺潭叶嚼着羊肚儿,“ꎈ漫不经心”地说道。

      “可不是么,听说他家在城外有不少地呢,天天锦罗绸缎、穿金戴银㘳的,有些人为了进宁荣府就得找他们,要你啥你都得给。还有不少铺子买卖,不过不敢张扬,多挂名在亲戚那儿,好些人家也想去他家做㿶事呢,翙大小也和国公府扯上륦那么一点关系不是?而且日子还不错。”

      寺潭叶听了,有些不喜,但ퟔ是还是笑着问道:“噢?那怎么你这店离他家这么近㾅还能这么红火?没打你家店主意?㺘” ▫

      볕小二嘴角微微一扬,笑道:“怎么不打!但是他吃不下,闹不好牙也得崩了!”

      见寺潭叶不解,又说道:“但凡在압神京城做点买卖,黑白两道都得沾一点,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们东家每年给后面的靠山不少孝敬,自然没人敢惹。” 䍊

      看寺潭叶张嘴要问,小二忙摆手道:“几位爷甭问。问,我这跑臯腿的也不知道;就殚是知道的,也不敢说的。”

      ᬒ寺潭叶看他有点慌乱的휽样子,就笑道:“好了,我也不问了,你且去忙你的,我们在这里饷吃酒看好戏!”

      “哎,好咧,(慢歉用!”

      待小二走后,寺潭叶有些生气地问道:“赖家还有隐藏的买卖,这点消息都搜不到?情报处怎么办事的?”

      “䭬怎么不知道?以前你自己说的,非紧要事务,不得一股脑推到你䖺这儿,如今却又胡乱甩锅,非上位者哉!”萨椔满闻言忍不몫住说道。

      바寺潭叶一想,是有过这个指示,以免得下面的人把事情推到自己面前,搞得忙不过来,不过这个应该属于紧要事务吧,自己可是专门羠吩咐的。

      “贾家的铺子一个劲地亏损,你觉得以后赖家的铺子就赚多少?”萨满喝了一口茶,说道。

      寺潭叶一听,这是多米诺骨牌啊!贾家如此,那么它的附庸和产物赖家也是如此。想必赖家的那些代持的亲戚也是如此,推而论之,那么周王朝的朝廷和皇家也是不是如此呢?

      对于危险来说,它是会壮大会致命的,但是也是可以转移的。而且转移相对能够简单一点操作,虽然不能治本。

      艾 触䝻及䘞利益比触及灵魂更难。本着省事的想法和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高尚情操,寺潭叶把主意打到了周国头煅上。

      寺潭叶在想到九天云霄外,赖家里面可算是直坠深渊了!

      虽然门房见势不妙澢,赶紧关上了大门,但是不能解决问题,外面的叫骂声越来越激烈了。

      赖家全家上下人等慌乱옸不已,毕竟这么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檘都不ꬣ知道该怎么办,偏巧主子们都去府里伺候真正的ᚤ主子去了。

      有的人悄悄往后门靠近;有的人藯偷偷把钱财带到身上;还有的人假装淡定,몭喝骂他人;更多的숦人凑在一起抱团磬。湩

      正当众人六神无愑主的时候,砸㗙门的声音轰然传来,这下让这群人更是又惊又怕。

      듅一个胆大的小子到阁楼上瞧了就✰下来汇报:“外边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了!”

      虽然他没讲清楚,但䂌是不重要了,知道行势紧急就行。죄一个见识过贾代善威风的老头看这样不是事儿,赶紧说道:

      “都别慌⠼了!不要乱跑,快再派些人去府里通知大嫂他疑们,让他们定要告诉主子们!其他人去堵着门...咳咳......”

      老头儿说得有道理!马上,就有几个手脚麻利的窜了出去,从旁边赖二家离开,奔去了荣府。

      其他人也顾不上打理老㧭头儿,为了安全,一窝蜂地送去拿东┿西堵门去了。

      看赖家似乎冥顽不化,铁佛的耐心也被拖没了。“去!抬一根大木头过来!给老子使劲儿撞!”

      几个打手闻令马上就跑去鹆了,这几个人刚走,几个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就从厚厚的围观人群中驱开一条路,来到现场。

      “有意思,加戏的来了,这场戏更加跌宕了。牄”寺軇潭叶喝了一口酒说道。

      见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围观群众睁大了眼睛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个什么结局。

      赖家的人也看见了,顿时如蒙大赦,一个个꾭欢呼雀跃!有的大妈还对外面的人回骂起럆来了!

      五城兵马司的头目见有人闹事,自然不爽,“怎么回事?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四处环顾了一下,他又喊道:“这儿可是天子脚下!都反了?”

      他倒是喝住了许多人,场面一时静了下来。奈何铁佛不在意,走过去揽住那个小头目的肩膀,沉声说道:

      “我这是奉忠鰥顺焓王爷的命令追债呢,对簿公堂都不怕,如有疑问,一边看着,莫要自误!”

      说着,就摸出一䵚块腰牌来。那小头目也是地头蛇,见识多了,一看,吓出一身冷汗,果然是忠顺王禪府的!

      “那行...莫要闹出人命啊!”头目说了一句,连铁佛也不理了,就赶紧带人跑到一边去了,生怕沾上什么似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