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绍之死

      当最后嬓一缕阳光消失在天际边骦的时候,坐在门口洗衣服的周秋香开始变得焦虑不安起来。

      至于原因,那就是家里面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快天黑了外出做事的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刘烨这调皮蛋肯定早就放学了,因为今天是礼拜五的缘故,不用想⨣就是在村路口等姐姐‘刘孜然’一起回来,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毕竟以往他们兄妹也都是快天黑才回来。

      而丈夫刘大钊胞,这去⅋王大锤家帮忙了,肯定会喝上几杯,这回指不定就醉了,在桌上跟村民吹牛忘记了回家的时间。

      至于刘星跟刘轻眉,也就是瓜子。蓘

      想到这,周秋香脸上的愁趎容更加多了几分。

      其实在中午的时候,她就不应该让刘星再去市里面卖河螺的,因为做父亲的都卖不掉,他们这两个小孩怎么又能逆转乾坤,将卖不出去的东西给卖出去。

      “等等,他们不是被抓起来了吧⅗?”

      “要不然怎么这样晚都还没有回来?”

      周秋香的心思开始乱了起来,坐立不安的她在擦了擦手后,就起身换了一双布鞋,准备去王大锤家看看。要是有可能,让丈夫去䚮市里面转转,可不能在这时候让¹刘星跟瓜子孤立无援。

      然而这鞋子还没有换好,不远处的乡道上却是传来了一声亲切的喊声:“妈!”

      紧接着一个萌萌哒的声音传来:“外婆,窝来哒。”

      这是一焽个小不点女孩的声音,她在山道上走路步履蹒跚,慢腾腾的样子憨态可掬。身埭后,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农家女孩提着编织袋跟在后面,眼眸中有着溺爱。

      漂亮农家女孩眉清目秀,跟刘星有七分像。

      她就是刘星的大姐‘刘冬菊’。

      而퀞走在前面的是她的女儿‘赵婷婷’,也是刘星的外甥女,今年刚满两岁。

      因为个头娇小的缘故,被人送外딾号‘小不点’。

      周秋香一听到喊声왇连回头看去,当看到是自己的大闺女跟外孙女来了ﭹ,一愣之下开心的连忙迎了上去。片刻之后,就在晒谷场上汇合了,母女俩说长道短在闲聊了一会后,突然间都安静了起来。

      坐在一旁地上玩耍的小不点看퇲到这一幕,那是歪着小脑袋有些不知所措。

      ⤁刘冬菊率先打破了沉默:“妈,你最近好像又老了,ꖧ是不是刘烨这伢子又惹事了?”

      在未出嫁之前,家里面最懂事的是排行老二的刘孜然,再就是老三刘星。

      而老四刘烨则是调皮捣蛋的令人头疼,梜要是三天不打他,那皮就会痒。

      쉱至于老五瓜子,因为年纪小倒是看不出来性格。

      但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瓜子最听刘星的话。

      在家里面是刘星的跟屁虫。

      “没有,刘烨他听话的很。”周秋香笑呵呵的回道:“倒是你䄍,这一路走过来脚疼不疼,你看裤子上都是泥巴,背⇞后的衣服上也有。”

      “赶紧去家里面洗洗,不然晚了就不会干了。”说完这话,周秋香抱起了小不点,带头朝山脚下的土砖房走去。

      刘冬菊跟在了后面奂,从手上的编织袋中拿出了一颗熟透的四月琵琶,在剥好皮后,就送进了周秋香的嘴里:“妈,你尝尝,这是我家树上的,可甜了。”

       “是滴,可甜了。”小不点跟着说了一句。

      齉ࡘ “是很甜,但丫头你现在嫁人了,可不能老从家里面拿东西过来给我略。”周秋香在尝到四月琵琶的味道后笑着提醒了一句。

      ो 这要是被外人看到了,传到亲家的耳中,那麻烦可不小。

      毕竟她多少也打听过,大闺女的公公婆婆可是有些不好相处,尤其是婆婆,那可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

       “妈,就几颗琵琶,没您说的那样严重。”刘冬梅看了一眼周围:“咦,家里面怎么一个人䢎都没有?”

      “都还没有回ﳃ来呢!”周秋香回道。

      “舅舅在那里。”小不点挥舞着小手指㷳了指远处的乡道。

      乡道上,刘烨跟一个高个女孩结伴而行,有说有笑짻的样子令人羡慕。

      这高个女孩就是‘刘孜然’,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ᴖ身上散发着书卷气。

      在他们姐弟的身后,还有硝石村其他读书回来的孩子,有十几个之多。

      因为天快黑的缘故,在田地里劳作的村ꋨ民也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乡道上,杨大军挑着一担洗干净的河螺也在其中,一时间럔整个乡道上热闹的很。

      “哎呀!老二跟老四还真回来了,那今天家里面要热闹了。”周秋香放下了手中的小不点:“冬菊,你先看一下婷婷,我去做饭,要不然等下要摸黑炒菜了。”

      厨房中没灯,所以她才这样说。

      “我也去帮忙,婷婷让她在厨房门口玩就是。”刘冬菊梈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好!好!”周秋香本来想先去拿几颗大白兔奶糖给小不点解解馋的,但突然间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眸中还有着焦急之色:“冬菊啊!要不你先去厨房帮忙做饭,我去王大锤家找你爸去。”

      “找爸干嘛?我来了不用这样隆重的。”刘冬菊笑道。

      “不是为了你,而是刘星跟瓜子骑着黑犊子ꆣ去市里面卖河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我担心他们出事,所以必须找你爸去市里面看看楁。”周秋香道处了原因。

      “什么?刘星跟瓜子的胆子这样大了?”

      “他们居然敢骑着黑犊子去市里?” 哈

      “还卖河螺?”

      “河螺在市里面根本就卖不掉的好不好?”

      刘冬菊一连四问,眼眸中有些惊讶。

      周秋香知道不能在跟刘冬菊废话,在叹了一口气后就往王大锤家走。

      可没走出十几米远,就被乡道杨大军跟一个十六七岁的瘦高个男孩给拦住了。

      䲢瘦高뜊个男孩是刘星的同学‘马磊’,跟刘星玩的很不错,目前在外跟村里面的泥水匠当学徒。

      他见周秋香一脸的焦急,连问道:“婶,你咋了?”

      “没咋了,我去王大锤家找刘星他爸去。”周秋香随口敷衍道。

      “那刘星人呢,我有事问问他。”马磊讪笑了쉡一声。

      一旁的杨大军也笑了,放下了肩膀上挑河螺的胆子。

      “刘星去市里面卖河螺都还没有回来呢,你等他回来再说。”周秋香不槪想跟马磊废话,拉开他就朝王大锤家走去。

      只是眨眼间,就消失在东面的乡道上不见。

      “婶这是怎么了?”马磊疑惑的抓了抓头屝。

      要是换做以往,那对他可是客客气气的。

      杨大军冷笑一声:“没听周秋香说刘星卖河螺还没有回来吗?中午才去的下午能回来那是见鬼了差不多。”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听到刘星的河螺卖不出去,心里面就特别的高兴,就像仇人被他抽了一个耳光一样。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周秋香是ﯠ你叫的吗,要叫婶,懂不懂?”马磊瞪了杨大军一眼,本想给杨ᰇ大军一拳的,当最后却是没有付诸于实践,因为他的母亲就在一旁看着。

      他们之所以绕路故意从刘촯星家门口路过,其目的就是想问问河螺在市里面到底好不好卖,要是好卖的话,他ܟ明天骑着自行车驮着母亲摸到的河螺去市里面看看。

      要是不好卖,那就一锅煮了挑肉吃。

      总之一句话,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是詢不会去市里面冒险的。

      毕竟前几年村里面好几个去市里面卖小菜的村民,可是被定性为投机倒把,那可是把他给吓坏了。

      眼见刘星真的没在家,得不到心中的答案꥗。

      马磊无奈之余只得带着身㕳后的母亲往家的方向走。

      但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몶 至于原因੩,那是因为在晒谷场上玩耍的小不点。

      튏此时竟然扑腾的迈着貳小短ᠸ腿,朝乡道뿗上跑去,嘴里面还喊着“舅舅,舅舅回来了。”

      慨马磊回头看去,在看到真的是刘星,骑着黑犊子带着瓜子一路慢悠悠ө的回来了,一愣之下连忙迎了上去。

      杨大军也跟在了后面,但很快他就不好意思跟着了,因为他看到了马磊对他凶狠的目光。

      햯 换在以往,他可以无视的。

      因为马磊还是个孩子,而藸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

      窺 现在之所以有些发憷,那是之前真的不该称呼刘星母亲为周秋香。

      须 痕 毕竟周秋香比他大⳶,规矩摆在那㦏里。

      谁要是逾越,굮那可是会被唾弃的。

      而坐在黑犊子背上的刘星见自家门口的乡道上这样鑃热闹,一时间不由愣住了。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抱着瓜子下了牛背,牵着牛绳来到了马磊的面前:“老同学,你不是去学泥水匠了吗?今天怎么这样有空来看我啊!” 츪

      “嗨!这不都是被钱闹的吗?”马磊将右手臂핋搭在了刘星的肩膀上,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听我妈说你这两天在河里面摸河螺卖了不少钱,是不是真的?”

      “嗯。”刘星点头。

      对于马磊这个㸌老同学兼死党,他没有必要隐瞒。

      “那今天的河螺卖完了吗?”马磊见不远处的杨大军竖起耳朵听着,连忙뒠将说话的声音压低了。

      “竹篓都空了,你说卖完了没有?”刘星ᓋ笑呵呵的回道。

      杨大军听到了这话,那是瞪大了眼睛。

      对于他来说真是䲿见鬼了,因为刘大钊都不⫤能卖掉的河螺,在刘星手里竟然都卖掉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小子,难⾣道有什么诀窍不成。

      想问,却是没有这个胆量。

      묀 只得心痒痒的继续听着。

      马磊的反应却是截然꿮不同,他激动的连问刘星:“那河螺能卖多少钱一斤?”

      真要是这样好卖,他还去学个屁的泥水匠啊!

      去河里面n摸河螺一天的收入,只怕就能抵他一个月的工钱。

      刘星本想第一时间回答马磊这个毫无营养的问题的,但看到杨大军不要脸的凑了过来,当下只得改口:“我就在东河菜市场那一块卖的,价格也不高,就五毛钱一斤。”

      “五毛钱一斤还不高啊!”马磊欢呼了起来,拉着母亲就往家的方向跑禮。

      杨大军将刘星的话牢记在的心中,挑着一担子河螺也连忙走了。

      䐲 “你等等,马磊!”刘星朝跑远的马磊喊道。

      “干嘛?”马磊回头停下了脚步。

      “这都到蹙我家门口了,要不㒜进去坐坐,顺便吃一下饭?”刘星将瓜子跟牛绳递给了走来的大姐刘冬菊,然后朝马磊的位置走去。

      “咱们俩不用这样客气,吃饭改天。”马磊开心的笑了笑。

      視 刘星见周围没有其他人,天黑夜也逐渐黑了,当下在马磊耳边小声说道:“刚才说河螺五毛钱一斤是骗你的呢!”

      “啊?”马磊不解。

      “这譸不是为了敷衍杨大军嘛!斃”刘星解释道。

      を “哈哈……你小子够贼。”马磊忍不住笑了。

      在硝石村,谁⃵都对杨大军不待见。

      因为这人特讨嫌。

      这能够被刘星整蛊,说实话他很开心。

      “不这样他还以为我家好欺负。”刘星跟着笑了笑:“我的河螺是三毛钱一斤卖的,在东河菜市场那一块有些地方能벉卖到四毛钱一斤,不过我建议你价格低点,这样买的人就多。”

      䖽 “嗯,知道,兄弟!”马磊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

      这可是掏心掏肺的话,一般要不是自己人,根本就不会说出口的。

      而刘星说䳙出来了,证明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外人。

      除了感动,他真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我就滽不留你吃ⴔ饭了,等有时间咱们在聚聚,记得河螺去人多的地方卖。”刘星见家门口母亲在喊他,连忙转身㾂告辞了。

      栗 马磊目送刘星走远,在笑了笑后镸带着母亲也消失在夜幕中。

      ……

      这一章四千字大章,求收藏,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