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泽塔的战斗力屑

      狐狸抬头就看到那张如画般艳丽俊俏的面容,有些不知所措

      总让他有些怀疑輓自己是ꅫ不是냠哪里有些地方做得不对

      慕叶看了狐狸没多长时间就看到他抬起头望着自己

      不禁有些诧异这只狐狸敏盻感得枝有点过分吧,他ᙢ既然察ឆ觉到了

      튖 慕叶也不装了反正接下来的事情꧶这只狐狸必须必的要知道要不然他的下一步根本没有办法进行

      “你知道我的事情吗,됤私事。”

      狐딊狸点点头他哪能不清楚吗,自己也算꧶是陪他一路走过来的

      幘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衣领解开露出了纤细的脖子,脖子上面有一道狰狞的伤口

      像是整颗头颅被人暴力摘下来又被⑝人用针线缝回去的样子

      看칔到他붏衣服下面是这个样子慕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怪难受的

      下ㄨ意识地以为可能是因为뵛自己跟这只狐狸认识并且比较熟的缘故偞吧

      ܘ 看得出来这个犹如破絮般的身体并不是他的身体而他噏的记忆之中也没有见过眼前的狐狸

      就只有可能是这只狐狸是原本这具身体养的可能跟这只狐狸有了比较深的感情吧,要不然怎么解释他身埼体的异样

      他还没有问这个身体的情况呢狐狸就已经狤自问自答了

      “哦,䝗知道潀啊,就看你想问什么了,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我是你㻲的兽宠啊。”

      兽宠?看来自己猜得没有错,这只狐狸就是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宠物了

      难怪自긛己的心䝟难受成这样,看来他也是挺喜欢这只狐狸的괂吧

      不过慕叶还是记住Ή了他之前说的那句话自己的事情他都৞清楚是吗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瘫吗。”

      狐狸不仅清楚还算経是亲眼见緿证了事情的经过,但是他根本不敢说

      这件事情太过于难以启齿他知道秦慕叶脸皮子薄自己要是说出来了他估计有뙁点难以接受吧

      ⷪ所以狐狸为了秦慕叶好只能胡编乱造了:“你是说你的腿吧,在你小的时候,你的妈妈抱你璒的时候텐不小心摔了䐳一跤,你撞到了地上,摔坏了腿,就这个样子了。”

      面对这话慕叶心里是一百个不相信但是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说氶的是假㍮的

      梷 更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说的是真的,慕叶陷入了纠垁结中

      这个人到底要不要相信,那个黄小姐又到底知道多少

      狐狸看秦慕叶不相信꟠的小眼神心虚똜的扭过了头:“你就别在纠结堀我跟你说的事情值不值得相信秨了,总之你要知道一件事情,我是不会害你的,更不会伤害你。”

      ꢣ 对于他所ꌼ说的事情秦慕叶看䅔着他那张艳丽的面容正准备询问他要让自螌己如ꃴ何相信的时候

      这只懂事的狐狸就已经自动檩说话了:“至于我说的话可不可信。”

      抬手抓住秦慕叶瘦弱的右췻手放到自己脖子上指英尖传来的触感格外清晰

      甚至还可以感受到脖子缝合处传来的微弱呼吸声狐狸没任何异样

      蝿 反而地给他介愌绍:“放心我身为你的兽宠自然是听㢲命于你,对你说谎话是不可能的。”ꋙ

      这件事情秦慕叶也清楚,这只狐狸身上确确实实的有这具㴡身体的气味

      而他也确实知道兽宠一ⅾ般쾄是不能欺骗縅主人跟违背主人的命令

      但这有圚一个前提那就是,这只狐狸要是这个人飇的兽宠才行

      虽说他不知道这只狐狸是怎么沾染上这个身体的气味

      但是他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一个出身贫寒的穷小子会拥有一只可以化峩形的神兽

      而且这只神兽还对你有着不可言说的念想怎么想怎么不楁对劲好吗

      ꗫ 别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要问看这只狐狸看你那眼神充满了占ꌝ有欲就好像自己是他的所有物一般 ᫠

      所以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这身伤是这只狐狸搞出⟫来的踌

      而他现在可以相信的人就只有求于他的黄小姐了,看着眼萈前的狐狸把手收了回䞒来

      至于他说自己从小开始残废这件事情他也就不追究了 ꪌ

      폭 不过既然他这么说想必已经做好了当自己轮椅的准备吧

      虽说有点像与虎谋皮但是只有这种人是永远不会背叛你湉的

      他娘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黻人也不是什么天真烂漫的小孩子

      毕竟他可㼡是当过皇帝的人什么勾心斗角尔虞我腒诈深宫密辛的他见ᑨ多了

      为了一把硬邦邦的椅子搞得血流山河家破人亡的悲剧他又不是没有亲眼看过

      夬再说了一只可໚以化形的神兽留在뻀自己身边就算不知对自己有所企图

      ꨬ 那也是对自己身边的人有所企图,不是他偧危言耸听而是见得多了经历的多了心也冷了

      碥 他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傻乎乎地把真心交出去换回来的往往只有背叛

      괻在他的记忆里多出来的全是䴡山經河破碎血輆染大地的悲剧

      而那些画즐面他看得清楚每一个人쁀的脸听得见他们一次次的呼救声证明那是曾经곡发瞳生过的

      䁉是他曾经亲眼看过亲耳釧听过的事实他是﫢忘记了所有但是

      忘记并不代表着他没有发生自己没有经历,썡他还是有一些零碎的记忆没有被删除干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