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使然的裁判

      不会的。

      不可能是兰波老师。 粩

      秄 鷆 心怀侥幸,蓝色眼眸的少年垂着眼,问了一句。

      “我没听⸮说过这个人,听名字不像是日本人?ꦣ”

      “是啊。”

      佐佐木道:“是个长发的外国人,我见过他的尸体。”

      侥幸的心,堕鈊入了冰﮵窖誣。

      ……

      一回到港口黑手党本部,굞白川泉便找人问了资料室的位置捜。

      㪲 “资料存放室?你有事吗?”

      “是在那个地方吧?那个,放藏书资料的地方。”

      “不是机密资料的文档,都放在那踸里,在右边的第三间。”

      一ꧺ路上,白川泉都在强行﷫稳定着自己的찪情绪,连佐佐장木都发现了他情绪不太好폌。

      “泉,你怎么了,放心好了,我不会说出你和太宰准干部有关系这个情报的ด。蒅”

      都用了“情报”这个词,还୼想他相信不会乱传,而且就刚才㢫喋喋不休的情况来看,佐佐木守口如瓶的可能性也存疑。

      ጓ白川泉顾不上吐槽对方,一门心헷思落在另一件更重要的事上。

      甩开去汇島报工作的佐佐木,白川泉放缓了脚步。

      一切尚茅未定论,他不能캄太悲观。碍

       ⧖ 事情也许没那么糟……

      兰波老师,一看就是个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턊……在去年就死了!?

      差一点的未来。

      见识过中原中也的异能力,白川泉不得不苦涩䖊地承䑀认。 ꓹ

      是有可能的。

      没几个人能直面那样强大的异能力吧。

      瑹重力,无处不在的力量。

      白川泉按着时间顺序查找着资料室密密麻麻的文件档案,多亏他本身所在的刑讯队天然有进入资料室的权限,不然还要多䏣花一番波折。

      找到去年一年数个的文件档案柜,确认就是➪全㥴部后,白川泉在方便人们查资料的桌椅后坐了下来。

      安静的资料室鲜少有人进溊入,墙上䗁的挂钟无声地转动着。

      一圈、两圈……

      펩 馻 面前摆放的文件夹档案高高堆成抏一叠,更换了数次。

      终于,白川泉在其中一份文件档案中看见了熟悉ᣃ的字眼。

      ꪎ 【兰堂】

      턘 袹 【年龄27岁,加入港口黑手党7年,异能力者。准许提拔为“准干部”职位。】

      【通过人:森鸥外】

      푸印章刻印的红绵色字体鲜艳地落在这份薄薄纸张的末尾。

      ——没有关于准干部兰堂叛变的资料。

      看完全部内容,除藳了一份年初的晋升准许外,再找不到半点与准干部兰堂相关的文件内容。

      “机密情报室……是在那里吗?”

      白川泉垂着头,低声喃喃。

      “ꜘ泉,你干嘛去䵬?”

      晫一出资料室的门,低头走在走廊中,刚走了不远,忽然一只手拉住了白川泉的胳膊。

      “……嗯?”

      一夜未睡,白川泉迟钝地抬头。 迗

      一个年轻男人,没穿西装外套,只떯身着简单的白衬衫,黑发黑眼艵大众脸。

      看着表情平静抬眼看向自己的白川泉,铃木大雄一凛,感受到了第一次见到白川泉刑讯室模样的莫名悚然。

      뼛 少年淡淡看向自己的蓝色眼睛,仿佛有着黑色的淤泥涌动。

      㒌 铃木大雄撑着前辈的架子,把想说的话说完:“你今天没去刑讯室顥,幸亏大姐没问。”

      “你的出勤信息我帮你填陛上了ᘶ,”铃木大雄皱着眉,“你干什么去了?”

      “去资料室庋了,没注意时间。”白川㤧泉淡淡道,这副目无他人的模样本该令他人火冒三丈,仿佛少年对于自己港口黑手党底层成员的身份一点也没有认知。

      但铃木大雄出于莫名的原因,并没有计较这一点ﴊ。

      铃木大雄没有意识㶬到自己对白川泉的奇葩逆转态度,随着白川泉挣开的动作鏴,不由自主松开了少年的胳膊。

      “等等,你去哪儿銙?”

      “去找……能帮忙的역人。”

      ⛔ 錿 少年勾起嘴角,似乎想露出笑容,最后发现实在古怪做不到,便放弃了笑容㵣,重新回归觗平淡的表情。

      漠然,无所谓的态度。

      铃木大雄不可能忽略白川泉此时的䝻古怪,若是放任对方继续在本部大楼待着,说不定会冲撞多少干部高层。

      他重新拉住了白川泉的手腕□,“跟我墳走。”

      “刑讯室最近什么都缺㟭,就是不缺活人……有什么想发泄的,去找他们冷静一下!”

      “放开。”

      ⑻“小子,你别以为我真的怕你,要不是大姐让大家照顾你,就你这种态度,我把悝你픊绑在刑讯架上折腾也不会有人多说半个字!”

      ——这自然是夸张。

      即便是黑手党,웯也不允许同伴相残。

      这是接近背叛的行为。

      ……要被处死曝尸的。

      只是铃木大⤘雄䓮明白白川泉如今的状态,虽然不知道这小子吃错了什么药,但不说点狠话肯定是恢复不了正常的!

      感谢꺘成年人的体格,铃木剗大雄硬生生把这个令人担忧的小子拖到了刑讯层。

      一路上其他港口黑手党成员奇怪的目光,他就全部充当没看见了。

      反正他常﴾年戴着口ㄝ罩穿着外套待在刑讯层,也没多少外人认쬹识他。

      认识他的,自然也能知道他手下拉着的家伙是大姐先前䛋提过的要照料的少年。

      白川泉默不作声秖,冷冷看着铃木大雄拉着自己的行为。

      从理智上,他知道面前的糃年轻男人是出于好鈉意。

      但白川泉心底的燃烧的火焰,却时时刻刻在吞噬他的理⢺智。

      Ờ一直走到刑讯室前,把白川泉툚推了进去,铃木大雄眼疾手快关上铁门,把躬钥匙锁上。

      “小子,你自己冷静一下,我晚点再来……” 苰

      隔着铁门,白川혷泉听到铃木大雄这么说道。

      面前的,是陷入昏迷状态绑在刑讯架上任人宰割的陌生崿俘虏——大概是新俘获的。

      퉰 白川泉看了眼存放刑具的墙壁,以及自己眼前……

      面板上清清楚楚的几个小字——

      ᄡ “开锁精通”。

      陷入了沉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