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魔子下

      一周ᧀ之后,季节终于跨入了十月金秋。

      唐岚等四名工读生,쨡在赵无限,素云涛和卢奇斌三位老师的ࡐ带领下,坐上轨道车来到法塞省城。

      这一回,他们少有的穿上了圣玛诺学院统一制服。一个个神气活现。

      뼥 轨道车上,同学们的兴致也都挺高。不光是中院选拔赛即将开幕,主要还是因为大家都有了魂导器。

      “终于不用背着个行李包到处跑了。”

      唐岚惬意的靠在搾坐椅上,看着窗外移动的风景,感觉心情很舒畅。

      次日,轨道车停在了法塞省城车站。一行人下了车,便看到宽阔的车站广场上乌央央的一大片人。

      軌法塞省城比圣玛诺市还要大,人口接近二百万。加上中院选拔赛在即,全国各中等院校的参赛队伍都开始往这里集中,自然热闹非凡。

      天罗帝国有十八个行省,三个直辖市和五⬩个自治区,单是法塞省쥛就有大型쩋城市三座,中小型市镇六座。每座城市都有至少一所中等魂师学院,全国中院有뜄近二百所。

      放⯒眼㉤望去,车站到处都有和唐岚他们一样穿着各式制服的师生集合。有的还相互打着招呼。

      有排场㫓的学院,甚至还集合了许多参赛队伍之外的同学。更有声援团和啦啦队。

      “哇,他们的人好多哦!”

      小斓瞪着一对猫眼,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和他们比起来,唐岚他们师生七人规模实在有点不够看。很快就淹没在了人流之中。

      素云涛则是说道:“真正参赛的都是四个,恦来这么多人有卵用?快走吧。”

      人少有人少的优势。唐岚他们很快挤出了车站,一路进了法塞省城。

      省城内同样是宽阔的大道,热闹的集市。还有墩实的新古典式的高大建筑群,尽显繁华。

      城市里的떜人流比之车站更是有增无减,因为全国各地想要观看比赛的읖人也开始往这座城市的汇聚,简直就像一场盛大的节日。

      “听说这次为了争取到主办权,法塞省也是做了不少工作的。这回肯定뾂能拉动经济增长。”

      大家在路边等了半天,可算雇到了一辆四䕦轮马车。师生们上了车后,一路前往省城大斗魂场。

      唐岚倒是了解到,院校大赛也ᎏ是当地政府和大斗魂场共同承包合办的。希望能够双营。

      Ʉ 뵹 对大斗魂场这种企业,他㐖们一点都不陌生。但凡规模大一点的城市,基本上都会有大斗魂场,就连魂师手扎和斗魂徽章都是整个大陆通用的。

      法塞省共有两座大斗魂场,一座在圣玛诺,另一᫊座就在省城。这座斗魂场有规模明显还要更大一点。

      法塞大斗魂场占地十三平方公里,共有大小赛区二十七座,最小的能容纳五千观众,最大的能容纳两万观众。各种等级,不同人数的比赛都能診得到妥善安排。

      不仅如此,对于这次参赛的师生队伍的食宿,大斗魂场早就安排妥当。唐岚他们进入大厅后,亮祎出相关证件,很快就有ࠗ工作人员带他们进了招待所。

      “这房子安排得还不错。”

      进了招待所后,唐岚对这里的环境也挺满意。招待所自鹤然比不上贵宾厅,不过젌房间宽敞明쯲亮닣,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非常有生活气息。

      大斗魂场为每所院校都安排了七间套房,老师和学生自行分配。那些随行的什么粉丝团,声援团,啦啦队就只能自己去城里找地方住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

      唐岚他们吃了饭,照例小休了一会儿,把旅途上的疲劳缓解了过来。

      下午两点,大斗魂场正赛场开始举办开幕式。

      ……

      “各位领导,各位观众!女士们先生们,国内同胞和海外侨包们,欢迎大家来到法塞省城大斗魂场,观看五年一届fi的全国中院魂师交流大赛……”

      魂导大喇叭里,主持人的声音开始组织Ƹ节目有序的展开。

      宽阔的正赛场擂台直径足有七十米,此时擂台上的是一群群漂亮的中学女生。她们正穿着啦啦队的服装跳舞,之后还有歌舞表演,气氛很热烈。

      观众席上也坐满了人,这是平时斗魂时期都很难看到的盛况。

      前奏结束后,各所学院ᕭ的师生代表便依次从赛道列队出场。由㖌举着报幕牌的司仪小姐姐带队绕场一周,最煒后停留在指定的地点。

      每所学院的学生参赛代表是四名,老师三馋到五名。当然也有老师更多的,团队显得很壮观。

      “下面入场的,是同为法塞省圣玛诺市中等魂师学院的师生代表,大家欢췏迎!……”

      唐岚他们入场的时间排得不前不后,听见报幕之后素云涛马上招了一下手。之后唐岚他们四个站成两排跟在后面닇,赵无限和卢奇斌走在最后。

      圣玛诺工读班还是头一次如此整齐的列队,老生都穿着同款制服。老师的脖子上挂着监督证,同学的左胸上别着比赛徽章,神气活现。

      观众席上响也起了一片礼貌性的掌声和欢呼声,唐岚他们的待遇还算不㰈错。

      他们学院犔没有什么人过来助威,看台上쐉全是外马。只是因为法塞同省,享受了一把东道主待遇。

      这让唐岚又习惯性的向着观众席X上比划了一下大Ꝕ姆指,结果这一下引起了一片嘘声。

      毕竟上面坐的更多都是其他院校的声援团。

      ꦞ “真是没有品味。”

      这让走在排头的素)云涛非常之不爽。

      绕场结束之后,跟着司仪小姐姐站在暟了擂台上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并没有享受到C位待遇。

      而且唐岚他们站好之后,旁边那所学院的人还流露出一副厌恶的模样。指指点点。

      终于,有一名青年指了小斓一下,皱着眉说道:“什么样子,把猫耳摘了!”

      小斓一脸的莫名其妙:“有病吧,惹到你了吗?氊”

      这名青年的眉毛拧成了川字,脸色变得严肃且愤慨:“分不清是什么场合吗?给我摘了!”

      “人家带什么关你屁事啊?”

      这一回,就是站在小斓๖后面的唐岚⨗都有些不爽了。

      甭管对方콤说的有没道理,但总不该这么命令别人。唐岚最烦的就是这种高人一等的口气。

      裕“都是中学生,装什么领导?”

       结果他这一开口,旁边有不少学生都跟着起哄:“就是,领导在主席台上面呢!”

      “哈哈哈哈……”

      唐岚的举动,这让这所学院的老师也开口了:“你们∫是圣玛诺学院吧,什么素质?”

      “你说什么?”

      素云涛一听也火了,伞好在后面的赵无限把他拦住了。

      “算了算了……”

      而另一边,刚入场的队伍中传出了一声流氓哨桲。原来是一个油腻小哥在看小穗。

      뙞“小妹妹,怎么这么䉎平啊?要不要哥哥给你做做保健按曣摩?”

      原来小穗和小斓一样,穿的是圣玛诺水手制服。加上他长得漂彛亮,自然容易吸引油腻哥。

      小穗还是那样一笑:“人家是男孩子哟?”䙷

      油惠腻哥一愣,之后开口就飙了ꟿ一句脏话:“我朝你吗个批,人妖?”

      唐岚一侧身又挡在了小穗的前面。

      “放屁这么臭,长痔疮了吗?”

      “小子,你想挨打!”

      对方明知道唐岚和小穗是一个学校諓的,但还是挑衅的瞪了一眼。

      唐岚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苁

      닀 赵无限连忙又过来扯劝:“咱们是来参赛的,不要闹出意外事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卢奇斌忍不住翻了翻眼睛:“友谊个屁。”

      终于,主持人从广播里传出了开幕式最重要的典礼:“入场结束!请师生代表们排好队,欢迎这次中院举办方的领导们入场讲话!”

      ス 哗!……

      整个赛场顿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只见主席台上,入座了许多身穿朝服的中老年男子。

      在正中间的,是法塞省大祭司,法赛省州长,法赛省大法官三位䫒领导人。

      大祭司走到扩音器边,庄严的宣布道:“全䞖体起立,升天国罗国旗,奏天罗国歌!”

      随着一阵雄浑的音乐响起,赛场的旗杆上冉冉升起了三面旗帜。

      中间一面是国旗,两边是宗禘门宗旗和中院赛旗。

      唐岚也跟着鯹大家一起唱响了国歌。这种仪式他一点⢆都不陌生,从国小开始每周都有,只是咫唐岚对天罗这个国家谈不上짤有多深厚的뛷感情,룚走个形式罢了。

      뗘“礼毕。”

      升旗仪式结束后,大祭司拿出稿纸开始发言。

      “……诸位老师代表,学员代表们,大家好!我作为这次中等魂师学院的主办大祭司,向远道而来的朋友们表示热烈欢迎。你们是国家的未来,是民族的希望……” ↗

      在场的师生代表和观众们也都耐着性子,听着这位大领导的发言。不时地还得配合鼓一下掌。

      不过领导的发言中,还是有干货的。比如这次优胜院校,会得到非常丰厚的奖品。

      “……季军院校的ᴳ学生代表,每人可获得大赛荣誉证书和三千金币奖金!…푴…”

      “……亚军院校的学生代表,骃每人可获得大赛荣誉证书和两千金币奖金,끕并有纪念魂导器一枚!……”

      “……冠军院校的学生代表,每人可获得大赛荣誉쒳证书和一千金币奖金,除纪念魂导器之外,每人还可申请得到万年以下魂兽一头!……”

      “……最重要的,前三甲院校可以获得承办쀟高级班的资格,与高等院校实现对接!……”

      一听到这里,唐岚的兴趣就上来了。不说钱和魂导器都是好东西,冠军还可以申请得到魂兽。

      或者说,这就是提前预约魂环!

      就连赵无限都在后面,用手掌按到了唐岚的肩膀上。因为他对这个奖励也颇为心动。

      唐岚需要的魂环品质要求太高,每次寻找都要大费周章。这会耽误很多事情,也影响修ꇈ炼进度⌵。

      “好极!其他东西可以放下不谈,这个魂环我要定了。”唐岚暗暗捏了<一下拳头。

      领导发言结束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ಷ

      팍这个时候,参赛队伍的分组也准备完毕。主办方也没有让观众失⨚望,第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诸位领导,诸位观众,让大家久候了!大斗魂场马上就要开始本届大赛第一场开幕赛,是由常藤中等າ魂师学院,对战圣玛诺中等魂师学院……”

      唐岚他们刚刚退场,听到广播顿觉意外。

      不少同样在退场的师生代表们,也非常同情的望着他们。因为开幕式后第一场比赛最倒霉。

      毕竟刚到赛场,还没调整过来。加ᛆ之抽签结束,分组都没弄清楚,对手是什么水平也来不及研究。

      很多队伍就是这么稀里糊涂就回家的。

      离他们不远的那所学院,师生也再次走了过来。

      他们的老师,学生依然是一脸严肃,就好像是国家级的领导人一样。

      “喂,把猫耳摘了!我再说最后一遍,摘了!听到吗?”

      那个大块头的青年又朝小斓晃了晃手指,发出了威严的命令。

      嫎唐岚他们这才注意到,这个学院居然就是常藤。

      ﺺ 这让小斓高兴坏了:“这么巧?” 秓

      唐岚也向前一步,抱肩行了一个礼:“祭司大人,您到法塞省下访体察民情,理应多关心民鏎众疾苦,而不是纠结人家的耳朵。”

      素云涛他们都忍不住一阵好笑。

      騏大块头青年也一下胀红了脸,之后连连点了几㖬下头:“不摘是吧?好,过会儿比赛我会让她摘下来的。”

      绗 “哎哟,原来你是来参赛的学生啊?我还以为是国家领导人呢。”

      唐岚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让大块头青年的脸胀得更红!他们的老师뽼也一个个神色愤慨。

      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悲愤。

      他们都做出了相似的运作,边喘着大气,边连连点了好几下头:“好,很好!……非常好!”

      之后➥就离开了。

      吉翔也喘了口大气:“以医学角度来分析,헺他们应该不是学院,是精神病院。”

      “哈哈哈哈……嗝!”

      笑点极⇢低的小穗马ć上做出䬊了回应。

      素云涛也用手按了一下小斓的头。

      ៏ “大家不要冲动,现在离比赛还有一点时间。先去上个厕所,吃口点心调整一下状态!狮子搏兔尚尽全力,更何况是精神病人。”

      大家也都应了一声:“做好准备,给他们治病!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